生殖文化建设   中国人口学会生殖保健分会副会长单位   莲花工程万里行公益活动组委会   生殖文化科普知识教育培训基地
生殖崇拜
“女娲补天”与生殖崇拜(1)
 

 刘毓庆

内容提要 本文首先从名义考释、功能分析、神格考察、形态比较等四个角度,对女娲的原始面貌作了考证,认为女娲乃女生殖器的生命化、人格化,“娲”字之本意即女性器。其次从女娲生炎帝、黄帝、夏人,以及“女娲蛇躯”、女娲化为石的传说入手,引用人类学资料,分析了蛇、石意象的原始意义,进一步证论了女娲创始神、生殖神的本质。继而考证了“天裂”神话的天文根据,认为它是在极光现象的启示下产生的神话,是毁灭性灾难的象征。而“女娲补天”神话则是以生殖、大量繁衍人口的方式拯救氏族灭亡的寓言。
关键词 女娲 生殖崇拜 天裂 补天

在中国上古神话与文化史上,没有任何一位女神其地位可与中华之母女娲相提并论。女娲业绩主要在“补天”、“造人”两端,然“造人”与“补天”之间有何意义联系?女娲神话之奥义何在?就此问题言及者虽众,但探得骊珠者并不多。笔者就此略述拙见于下。

 


一、“女娲”原貌考证


 
      国内外有部分学者曾怀疑女娲是女阴的象征。这个结论并不算错,只是在论述上推测者多,实证者少;民俗资料多,文献根据少。因此在一般学者看来,那只是一种猜测或可能,而不能成为科学的论断。这确是一个不小的遗憾。本文则想从名义考释、功能分析、神格考察、形态比较四个方面,首先对女娲的原始形态作出分析和考证。
      从某种意义上讲,语言要素与神话要素有不可分割的联系。从诸神的命名及其名称的历史,理解诸神的本质,这是乌斯纳的《神名论》所提供的一条思路。我们不妨顺着这条思路,从女娲的名义入手,考察一下女娲的本质。
     《说文•女部》云:“娲,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从女呙声。”这是文字学家对娲之本义作出的最早解释。“古之神圣女”是对女娲地位的确定;“化万物”意即化育万物,是指女娲无限的生殖功能,表示女娲之所以为“神圣女”,乃因其为天地万物之母。“从女呙声”,是指娲字的构成,表示娲是形声字。宋以前治文字学者,多把形声字的声符认作为简单的表音符号。自宋人王子韶倡“右文说”后,人们开始认识到了一组同一声母的形声字与其声母在训诂上的关系。沈括《梦溪笔谈》卷十四云:“王圣美治字学,演其意为右文。古之字书,皆从左文。凡字其类在左,其义在右。如木类其左皆从木。所谓右文者,如戋,小也。水之小者曰浅,金之小者曰钱,歹之小者曰残,贝之小者曰贱。如此之类,皆以戋为义也。”其后治文字学者,在此基础上多有所发明。特别是清代学者段玉裁、王念孙、郝懿行、焦循、阮元、黄承吉、钱绎以及章太炎、刘师培、梁启超等,他们或对此作理论上的总结,或将“以声为义”的“右文”理论,贯彻于其对《说文》、《尔雅》、《方言》的注释之中。将训诂学理论大大向前推进了一步。黄承吉非常干脆地说:“凡字之以某为声者,皆起原于右旁之声义以制字。”[1]章太炎先生云:“同一声类,其义往往相似。”[2]刘师培云:“造字之始,既以声寄义,故两字所从之声同,则字义亦同。”[3]梁启超云:“凡形声字,不惟其形有义,即其声亦有义。”[4]著名学者沈兼士先生撰《右文说在训诂学上之沿革及其推阐》一书,更对此作了全面总结,使此理论更得以完善。陈寅恪先生盛称沈著“极精确”,并认为“中国语言文字之学以后只有此一条路可走也。”[5]以此理论将“娲”字作一分析,我们便会发现,“娲”字之中,的确蕴藏着女娲为女生殖器的秘密。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一系列的从“呙”得声的字中得到解答。如:
 锅从金,《一切经音义》:“烧器也。”即用金属制成的圆形凹器,可以容纳饭食之物。
 从木,《说文》:“盛膏器。”即车上盛油的器皿,呈圆形。
 从车,《广韵》:“车盛膏器。”意与??同。
 从石,《玉篇》:“碾轮石。”即可旋转的碾轮。呈圆形。
 从山,《集韵》:“山形似者。”即碾轮状的圆形山。
 埚从土,《玉篇》:“甘  ,所以烹炼金银。”即用土制成的液金圆器(土壶)。
 涡从水,《文选•江赋注》:“水旋流也。”即水旋转形成的中间低洼的水流。
 窝从穴,《字汇》:“窟也。”即穴窟。又《新方言》:“凡鸟巢曰窝。”
 脶从肉,《玉篇》:“手理也。”即手指上的文理,指上文理多呈旋转的圆形。
 蜗从虫,《说文》:“蠃也。”即螺类,呈圆形。
 不难看出,从“呙”得声的字,多与圆形或容器有关。


    “娲”字本意所指,是与女性有关的呈圆状之物或容具,这是汉字形声字声兼义的一般规律提供给我们的信息。那么“娲”之所指除了女生殖器(包括外阴和子宫)外,是否还会有第二种可能呢?为了使问题明晰化,我们再从女娲的功能上作出进一步分析。
     女娲之所以名娲,我认为当与娲所指物的功能有关。在女娲的传说中,其神力最著者是一个“化”字。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从语音上分析云:“娲化叠韵。”意即“娲”者“化”也。张舜徽先生《说文约注》伸之云:“古之神圣能化万物者谓之娲,犹蚕化飞虫谓之蛾也。娲、娥声义并受于匕,匕者变也,今通作化。  、并从化声,而五禾切,是七之古读,与娲、蛾近矣。娲本化之通名,乃谓妇女之多才善作,用智广而创物多也。丝麻可以为布帛,腥臊可以成肴膳,黍稷稻粱以之酿酒,桃李杏梅储为干  ,刺绣则采丽成文,剪裁则衣裳备服。凡所营为,多出女工,技巧变多,民赖其用。先民叹化物之功,故造娲字以名之。好事者必为神异之说,目为太古女皇,加以附会,妄矣。”
 
 

 
       张氏将“娲”与“化”联系起来认识,确属卓见。但我认为“娲”与“化”之联系重在义而不在音。“化”非“娲”的本义,而是引申义。是由对“娲”的功能的阐释而产生的意义。当然这种字义的延伸也不能排除语音上有某种联系的字义的催化或转嫁作用。《说文》以女娲为“化万物者”,《山海经•大荒西经》云:“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一作腹),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淮南子•说林训》云:“黄帝生阴阳,上骈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女娲所七十化也。”王逸《楚辞•天问注》云:“传言女娲人头蛇身,一日七十化。”《路史•后记•女皇氏》云:“道标万物,神化七十。”袁珂先生释此诸“化”字为“化育”、“化生”,甚为得之。《周礼•秋官•柞氏》:“若欲其化也。”注:“化犹生也。”《礼记•乐记》:“和故万物皆化。”注:“化犹生也。”《素问•天元气大论》云:“人有五脏,化五气。”王冰注:“化谓生化。”《吕氏春秋•过理》:“剖孕妇而观其化。”注:“化,育也。”“化”古文作人一正一倒形,朱芳圃《甲骨文字释丛》云:“按化像人一正一倒之形,即今俗谓翻跟头。《国语•晋语》:‘胜败若化’,韦注:‘化言转化无常也。’《荀子•正名篇》:‘状变而实无别而为异者谓之化。’杨注:‘化者改旧称之名。’皆引申之义也。”字又作“匕”,《说文》:“匕,变也,从到(倒)人。”《玉篇》:“匕,变也。今作化。”其实无论是从倒人,还是作一正一倒人形之状,其立意皆与“化育”“化生”密切相关。所谓倒人,乃是取婴儿出生时之状,婴儿出生时,头向下先出,脚向上后出,如民俗中剪纸所示。即如徐灏《说文解字注笺》云:“从倒人者,人之初生倒垂下也……胎孕不可见,故像其初生也,因之化训为生。”而“化”字原初之一正一倒人形,其立意则与古文字中“毓”字同,乃生子之状。正人代表的是生母,倒人代表婴儿。窃疑“毓”字所指乃是具体的生育情状,故倒子及羊水流出之状粲然,而“化”字所示则带有抽象性,即指世间万物之化育,故以抽象正倒二人之形以表其意。即如《周礼•大宗伯》注所云:“能生非类曰化。”《韵会》亦云:“天地阴阳运行,自有而无,自无而有,万物生息,则为化。”后世以表喜庆之意的正倒童子图案,当即由此衍化而来(见图)。娲字所蕴有的“化生”、“化育”之意,从功能上体现出了其与生命之门——牝器的密切关系。
      第三,从女娲的神格考察,其与生殖关系也极密切。《太平御览》七八引《风俗通义》云:“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也;贫贱凡庸者,  人也。”这是一则歌颂女娲无限生殖力的神话,它以“造人”这一有天地以来最伟大、最神圣的事业,来诠释女娲不可更替的生殖神格。在《路史•余论》中,又有“高  古祀女娲”之说。《路史•后纪》二引《风俗通义》说:“女娲祷祈而为女媒,因置昏姻,行媒始行明矣。”所谓“高  ”,就是主宰昏姻的神  ,也即生育之神,亦作“郊  ”。《毛诗•生民》传说:“去无子,求有子,古者必立郊焉。”《玉烛宝典》引蔡邕《月令章句》说:“高  ,祀名,高犹尊也,  犹媒也。吉事先见之象也。盖谓之人先,所以祈子孙之祀也。”《后汉书•礼仪志》注引卢植云:“玄鸟至时,阴阳中,万物生,故于是以三牲请子于高  之神。居明显之处,故谓之高;因其求子,故谓之  。”女娲化育万物,创造人类,为人类生殖繁衍而置媒,送子息于人间,显然她是一个充满无限生殖力的生育神。在最原始的神灵中,许多都是自然物的人格化。那么最能表现生殖力的“自然物”——更确切的说,表现人类生育的自然物,除了女性器外还有什么呢?


      第四,我们还可以从文化形态比较的角度来进一步分析。原始先民出于对女性生育的神秘与人类繁衍的渴望,往往将生命之门——产门人格化而加以崇拜。这从大量的世界民族神话资料中可以得到证明。如我国东北地区满族所祭的始祖女神佛托,据一位大萨满说,其意就是女性生殖器,供这个神,表示人是从那儿来的,它是后代子孙的老根。鄂温克族及西伯利亚诸民族中所崇拜的生育女神“乌麦”(或称奥米、乌米),其本意是子宫或巢穴。希腊神话中众神之母库柏勒,她的名字有洞穴之意,象征大自然的子宫。波罗的语民族神话中的婚姻之神皮济奥,其意是“阴部”。古埃及神话中的女神伊西丝,她的象征物有时是一巨大的女阴。据方纪《民俗学概论》言,古罗马爱神维纳斯,其原本为一大女阴。古闪美特神话中的众神与人类之母阿西拉特,在献祭她的物品中,生殖器崇拜的物体居于重要地位,其意自是不言而喻的。墨西哥的带辫女神——宇宙之主,她的雕像端坐于洞穴的宝座之上,而此洞穴相传乃是印第安人各部落源出之所,其象征义也是显而易见的了。苏联学者李福清先生在越南采集的女娲神话资料中披露,在越南一些地方也有女娲庙,女娲造像的主要特点就是阴门巨大,在传说中女娲阴器有三亩地大。在今所见到的大量远古时代的雕塑及绘画艺术中,女神造像大多阴器硕大、乳房丰满,形象地表达着先民的生殖欲望。


      值得注意的是,新近我们在距黄河壶口瀑布约三、四公里的山西省吉县大山里柿子滩中石器文化遗趾处,发现了万年左右的女神岩画肖像。此岩画《考古学报》1989年第3期及靳之林先生的大著《抓髻娃娃》一书中,都曾披露过,并有摹本。画像胸部两硕大乳房下垂,腰部有一圆孔代表肚脐,下部腿所在的部位是两片花瓣状物,显然是夸大的女阴,占去了身体的一半。此与智利复活节岛上的女阴岩画、宁夏贺兰山贺兰口岩画上阴唇垂地的女像、云南元它克崖画中的女阴,立意是相同的。在硕大的阴器下边及两旁有六个小圆点,象征人类的蕃衍。我们认为这是与女娲同等神格的原始生殖女神,甚至很可能就是女娲![10]而这一肖像最突出的部分就是阴器。阴器宏大,是生殖力旺盛的象征。这一画像可说是生殖器人格化的表现形式。人们对于女娲的崇拜,实际上就是对于生殖的崇拜。



上一篇: “女娲补天”与生殖崇拜(2)        下一篇:中国月神崇拜源自女性生殖崇拜
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地图 | 版权申明 | 法律声明 | 隐私政策 |

版权所有:如今康健(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09-2015 京ICP备案号:京ICP备090557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