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殖文化建设   中国人口学会生殖保健分会副会长单位   莲花工程万里行公益活动组委会   生殖文化科普知识教育培训基地
生殖崇拜
图腾与生殖
 

 恩格斯《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第 1 版序言“: 根据唯物主义的观点, 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 归根结蒂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 生产本身又有两种, 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 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 另一方面是人类自身的生产, 即种的蕃衍。”

人们出于强烈的生存意识, 因而也就伴随着生殖崇拜。图腾观念中, 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即图腾生育信仰。柯斯文说“: 图腾主义也导致其他一些观念,如认为生育是由于图腾入居妇女体内, 死亡就是人返回自己的氏族图腾。”

对自然界普遍的生殖力的看法, 黑格尔以为是用雌雄生殖器的形状来表现和崇拜的“: 在讨论象征性艺术时我们早已提到, 东方所强调和崇敬的往往是自然界的普遍的生命力, 不是思想意识的精神性和威力而是生殖方面的创造力。特别是在印度, 这种宗教崇拜是普遍的, 它也影响到佛里基亚和叙利亚, 表现为巨大的生殖女神的像, 后来连希腊人也接受了这种概念。更具体地说, 对自然界普遍的生殖力的看法是用雌雄生殖器的形状来表现和崇拜的。这种崇拜主要地在印度得到发展, 据希罗多德的记载(《 历史》, 卷二, 48) , 它对埃及也不陌生。”

 

 

赵国华认为“: 在原始社会中, 人类始则崇拜女性生殖器, 注意其构造, 寻找其象征物, 继则崇拜男性生殖器, 注意其构造, 寻找其象征物, 又进而运用文化手段给予写实式的再现和抽象化的表现,包括再现和表现男女结合的情景, 恰恰是历史的必然。”然而, 诚如季羡林先生在为赵国华的《 生殖崇拜文化论》所作序言中所说“: 我还想谈一谈我读 本书过程中一点感觉。生殖崇拜文化影响极大, 时间极长, 地域极广, 用以象征男根、女阴和男女交媾的东西极多, 这都是无可争辩的事实。赵国华对他举出来的东西都做了比较充分的认证。要我提出反驳的意见, 我实难做到。但是, 我通读本书时, 脑海里常浮现出一个问号: 真有这么多的动、植物和其他东西都象征男根、女阴和男女交媾吗? 赵国华是否有点‘ 草木皆兵’了呢? 我对自己这些疑问 举不出证据。我也说不出, 究竟哪一件东西不象征那些东西。既然有了这样的感觉, 也不敢自秘, 也提出来供赵国华和其他同好们参考。”

吴天明也有自己的看法, 学术界一般认为, 人类的爱神是由先妣先祖的生殖器深化而来的, 人类最初只是崇拜生殖器及其象征物、模拟物。我们认为, 这样的结论多有疑点。从考古学、人类学的有关资料和人类思维活动的规律来看, 爱神最初应是从创世神即先妣神中逐步分化出来的神灵, 爱神的神职最初是由创世神一神兼任的, 因此人类最古老的爱神不是先妣先祖的生殖器及其象征物、模拟物, 而是先妣神及其象征物、模拟物。这就是说, 祖先崇拜和自然崇拜要大大早于生殖器崇拜。

梅新林则认为:

从原始文化进化历程上看, 生殖崇拜晚于图腾崇拜, 因为人类总是从最初的自然崇拜逐步走向自我崇拜, 从自我否定逐步走向自我肯定的。图腾崇拜本质上是一种自然崇拜, 是人类出于对自然物又敬又畏双重心理而奉之为自己的祖先或保护神, 代表了自我否定倾向。然而, 生殖崇拜则已开始转到了人类自身, 已从祈求动植物的增殖转向祈求人类自身的增殖, 只不过是这种自我崇拜还没有从根本上摆脱自然崇拜的束缚而走向独立,  更多的是往往表现为这样一种交叉情况:就其从动植物转向人类自身而论, 表现了自我肯定的倾向, 已属于自我崇拜; 就其注重人类自身的生殖力以及通过祈求动物的增殖达到人类自身增殖而论, 则仍属于自然崇拜。因此, 生殖崇拜最初即是自然崇拜与自我崇拜、自我否定与自我肯定的双重混合。

 

 

与图腾崇拜相对应, 生殖崇拜也大致经历了自然生殖力崇拜、生殖器崇拜与生殖神崇拜三个发展阶段。所谓自然生殖力崇拜,主要是指人类出于生存本能的需要而对自然界中某些动植物旺盛的生殖力产生崇拜心理, 并通过祈求动植物的增殖以达到人类自身增殖的目的。生殖崇拜的第二阶段是生殖器崇拜。原始先民最初并不知生育原理, 但女性的生殖过程则是可以通过直观感知得到的。这样,在祈求人类自身增殖的生存本能的驱使下, 便通过对女性生殖功能的神化而产生生殖器崇拜。初始的生殖器崇拜当然仅限于女性, 而且是从自然生殖力崇拜逐步过渡演变过来的, 并常常与自然生殖力崇拜处于此分彼合的混合状态之中, 其中的连结点是以具有旺盛生殖力和某种神秘含义的自然物模拟、象征女阴, 如鱼、贝壳等。法国学者伊•巴丹特尔在《 男女论》一书中提到展见于旧石器时代的墓葬中的贝壳, 即是女性器官的象征( 湖南文艺出版社 1980 年版, 第 32 页) 。这在中国考古中也有大量发现, 而且多放置于女性的下身, 其生殖器象征意义更为明显。其后, 则是直接对女阴的模写, 或以圆形或三角形的抽象符号表示之, 这也同样可以从大量史前考古与现存原始部族中得到具体而有力的印证。继生殖器崇拜之后的第三阶段是生殖神崇拜。成熟的女性生殖神崇拜, 在考古学上可以证明最迟在二万五千年前已出现于世,  奥瑞纳文化期的女性裸体雕像群即是这方面的代表作。生殖神崇拜是祖先崇拜形成的重要基础, 某一氏族或民族的生殖神往往就是该氏族或民族的始祖神。

上述各种学说, 有一个共同的指向, 即生殖崇拜是图腾活动的主旋律和基调。对于图腾中的生殖崇拜的表现形式和历史进阶看法不同, 实际上导因于图腾及其生殖崇拜的起始动因未能真正涉及。

图腾起因于死亡意识的导演。“物力”是死亡意识的惊悸。在“物力”和万物有灵观念下, 人类抗拒死亡祈求永生便以两种主要方式进行 : 一是用“ 埋葬”的方式把死者送回诞生之处, 二是图腾崇拜, 把其他生物的生命力转移到自己身上来。生殖崇拜则是图腾崇拜的内容和表达形式之一“中国的生殖信仰有两大主题—延续与增殖, 这两大主题分别有不同的实现手段, 一般来看, 人们求增殖时, 大多采用生殖的手段; 人们求延续时, 则往往以死亡来作手段。”
生殖是一种本能。生殖崇拜则是人类的社会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季羡林先生在《 生殖崇拜文化论》序中说“: 初民之所以努力生殖, 之所以有生殖崇拜, 在最初的阶段上, 恐怕主要是出于本能。至于对社会生产力、社会意识、人口问题等等的考虑, 则恐怕是逐渐兴起来的。我上面已经谈到, 动物和植物也都努力繁殖。它们除了受本能的支配外, 还能有什么别的东西呢? 人高于动物, 但仍是动物, 受本能支配, 是天经地义的。恐怕人类越原始, 则本能对他们的支配力量就越大。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控制本能, 动物则绝对办不到。后代人控制本能的力量恐怕大于初民, 这也是一个事实。”

第二步才有所谓自然生殖力崇拜。自然生殖力崇拜主要是指人类出于生存本能的需要而对自然界中某些动植物旺盛的生殖力产生崇拜心理,  并通过祈求动植物的增殖以达到人类自身增殖的目的。而对生殖机制尚不明了的原始先民来说, 所谓自然生殖力实际是自然繁殖力。

从生殖本能到自然生殖力崇拜, 便实现了生殖本能的控制。而其动因是人类在死亡意识之下,通 过“ 物力”、万物有灵这样原始思维的方式, 渴望、幻想通过对动、植物及无生物的繁殖能力的崇拜, 产生一种功能的转化效应, 即繁殖力的转移和获取。繁殖力是“ 物力”和有灵之万物生命力的表现, 图腾生育的信仰, 是生命力转移和获取的体现, 是生命生产、延续渴望的体现。就增殖和生殖而言, 对自然界普遍的生殖力崇拜不可能仅仅用雌雄生殖器的形状来表现和崇拜,至少起始时如此。否则对植物和无生物生殖力的崇拜就无法解释。

 

 

赵国华认为“: 远古人类以鱼象征女阴, 首先表现了他们对鱼的羡慕和崇拜。这种羡慕不是一般的羡慕, 而是对鱼生殖能力旺盛的羡慕; 这种崇拜也不是宗教意义上的动物崇拜, 而是对鱼生殖能力旺盛崇拜。原始人类浑沌初开, 人兽之间尚无严格的分野, 由鱼及女阴的相类联想, 引发出他们的 一种模拟心理。经过与鱼生殖能力的比照, 远古先民尤其是女性, 渴望对鱼的崇拜能起到生殖功能的转移作用或者加强作用, 即能将鱼的旺盛的生殖能力转移给自身, 或者能加强自身的生殖能力。用今天的语言来说, 初民是渴望通过对鱼的生殖能力的崇拜, 产生一种功能的转化效应。为此, 远古人类遂以鱼象征女性生殖器, 并且应运诞生了一种祭祀礼仪—鱼祭, 用以祈求人口繁盛。”
      实际上,鱼与女性或许因为生殖现象而相互联系起来,但并构成象征,而是鱼的“物力”引发了原始先民“具象”的幻想, 吃鱼而获得鱼的繁殖能力, 并“渴望通过对鱼的生殖能力的崇拜, 产生一种功能的转化效应”,即转移鱼的繁殖能力。正是因为“原始人类浑沌初开, 人兽之间尚无严格的分野”, 所以没有“由鱼及女阴的相类联想”。由“物力”而“万物有灵”, 才有了对鱼的崇拜以达到繁殖功能的转化。对于女性生殖器的关注, 确实很早, 女性的生殖过程是可以通过直观感知得到的, 例如尸体旁用贝壳围成女阴的形状。但原始先民最初并不知生育原理, 尸体旁用贝壳围成 女阴的形状, 那是一种实用的“具象”思维, 即把死者送回到出生之处, 幻想死者重生, 侧重的是延续的功能。

 

对自然生殖力的控制, 并不局限于生殖器的形状来表现和崇拜。生殖器崇拜是自然生殖力崇拜的形式之一。并且诚如梅新林先生所言“: 初始的生殖器崇拜当然仅限于女性, 而且是从自然生殖力崇拜逐步过渡演变过来的, 并常常与自然生殖力崇拜处于此分彼合的混合状态之中, 其中的连结点是以具有旺盛生殖力和某种神秘含义的自然物模拟、象征女阴, 如鱼、贝壳等”。当然, 我以为, 大家常以为例的鱼, 并不是女阴的象征物, 而是“ 具象”的自然繁殖力直接受到原始先民的崇拜。

吴天明提到的蛙神也是如此, 与女阴无关。“中国的原始夏民崇拜蛙神, 把它当作女神的象征,因为蛙冬眠夏出, 初民以为它具有死而复生的神力; 因为它肚瘪肚圆, 永无止息, 初民以为它具有死 而复生的生殖神力。其原始宗教隐含着信仰: 只要虔诚祈祷, 就可以具有蛙神的生命神力, 其目的在于, 祈求个体和氏族长生不死。”这是自然繁殖神力的魅力, 既是延续的祈求, 也是增殖的渴望。



上一篇: 柳树在中国为何是女性生殖器的象征?        下一篇:性交崇拜
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地图 | 版权申明 | 法律声明 | 隐私政策 |

版权所有:如今康健(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09-2015 京ICP备案号:京ICP备09055721号